老同学林奋章的回想

1

世界著名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MIT) 1987 年邀请曾向明去办个人画展,那时他已有两幅作品被中国国家美术馆永久收藏。也是这一年,七(二)班“文革”后首次聚会,我去他以前住的地方寻访,但新住户已经不知老住户是谁了。

曾向明是我的“担挑伙伴”。1965年夏收农忙,他和我在瑶田大队东一队同住一家三同户。劳动中凡是抬东西,他个子高总在后面,并且总是把箩筐往他身边拉,我则把身体向后移,双方都想减轻对方的负担,结果担挑前面总要空出一截。我们相处很是愉快。后来学校的劳动需要两个同学搭档的,我们都自然而然走到一起。1968年他回顺德家乡务农,听说后来到广州美术学院学习,上世纪80年代我曾在新华书店看到一幅宣传画,发现他和陈一年同为作者,但却一直没有和他联系。

我移民加拿大后,1998年在网上从美国50个州、加拿大12个省区(现在是13个了)逐一搜索,就是见不到曾向明。前几年又请教香港人,用他们的拼写来找,还是找不到,我于是死了心。

大温哥华200万人口,约有十来份免费社区小报,分区派送。我喜欢边吃饭边看,然后放入蓝色塑料袋等政府环保回收。2008年秋,报上说一个十年级学生(相当国内高一)钢琴比赛获胜,省政府邀请他到省议会大厦前的省庆盛典上演奏。该文提到学生的父亲名叫Zeng Xiangming。曾向明???我立刻在电话簿找到号码,打过去没人接,于是留了言。晚上他回电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第二天早上,他就来看我。其实我们同住高贵林市(面积153平方公里,人口12万),相距才十公里!想不到地球这么小!谢天谢地,幸亏我在把报纸丢进回收箱之前还粗略地浏览一下!幸亏他没有叫电话局隐藏他的号码!

曾向明出身书香门第,“文革”前就已经喜欢画画,他父亲还找人辅导他。“文革”停课期间,他到学校隔壁省博物馆闲逛,看到一个画展,于是每天到那里临摹。他的认真和专注引起了四川美术学院毕业的画家李万益的注意和关心。李万益于是免费教起了曾向明,为他借书,还送给他画画的材料。几十年后,曾向明回忆往事,仍念念不望李老师的启蒙教导。

回乡务农几年后,曾向明1972年以全县考第一的成绩被广州美术学院录取,而后成为该校的高才生,同学赠予"曾大师"的美名。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广州市建工局,又有幸遇上一位大力支持他的领导张仁周局长。他给曾向明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环境,使其免除杂事的干扰,专心做美术工作。曾向明参与制作的建筑图曾获得广州市一等奖。

这里要插一句,我原先不懂建筑学和建筑工程的区别。原来建筑学和美术紧密联系,讲究的是建筑物的外形结构,根据地形地点、建筑物用途、人文、艺术风格等等因素进行设计。例如悉尼歌剧院的外形设计,就是建筑学的任务。而内部的材料、力学、构件的设计,才是建筑工程的责任。所以你别问曾向明哪根横梁要用什么材料,如何计算受力等等。在建工局期间,除了画建筑方面的画,曾向明继续向不同的艺术方面攀登,终于使自己的画飞进了国家美术馆的永久收藏档。

中国文化界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文联)1986年曾组织全国文联访问团沿着长江访问,每个省派两个优秀艺术家,曾向明是其中之一。他沿途写生的风土人情很多已经成为历史的定格,保留下来给后人欣赏。曾向明出国前还获得过广东省美展一等奖,广州市优秀美术工作者市花奖(红棉奖),并担任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他在1985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他的作品还由中国文化部送去前苏联国家美术馆和其他多个国家参加美术交流。

曾向明是在加拿大举办画展获得圆满成功后移民来加拿大的。

2 3 4 5 6 8

下面是曾向明和赵宝新的合影。这两位同窗对小提琴都有兴趣,但是西方乐器、西方曲子属于正牌“封资修”,那年头他们两人偷偷拉琴还要关紧窗户,拉上窗帘,支撑琴弦的“马仔”底下还要用布垫起来使声音沉下去,才能走弦飞弓。2009年初,在美国波士顿定居的赵宝新买了一把琴,重拾几十年前的业余爱好,“老调重弹(奏)”。半年后他从美国北上来探访曾向明,把小提琴也带来了。不过这回不是与曾向明合奏,而是由曾俊文给他钢琴伴奏了。久别重逢,看看照片上的这两位,多开心!遗憾的是我这个拿相机的,没有把他们两人稍为向右移一移,好把曾向明的两幅靓画收入镜头,蠢!

9

本文作者:原广东省实验学校老三届七二班同学林奋章写于2011年(广东省实验学校乃中国长江以南最好的中学)

少年林奋章乃多次受广东省实验学校表扬的优秀学生。